在皖南修路的四年

贈四載相伴逐一分別的朋友們

?作者:黃兵??時間:2020-06-01?【字體:

人間忽晚,山河已秋,
寒衣加身,只堪抵御微微朔風;
我打著寒戰在月色下的站臺上等回鄉的火車,
這皖南小城里來往的仍是轟隆作響的綠皮,
而我們,正是擔負著為這里建設 “復興”之路
的千萬耕耘者之一。

四年前,我初到皖南,
方知曉,一棵榕樹可如此繁盛,
夏夜佇立仰望,繁星只能繞過葉隙間跳入眼簾;
方知曉,萬里竹??扇绱藟验?,
秋風扶動下的綠海仍然如絲如織,縈縈波瀾;
我方知曉,我若不來,
如洗的青空只能是油畫和膠卷里定格的樣子,
我聞不到茶香,
看不見飛鳥,
更聽不見風在耳蝸里歌唱。
我知曉,我是來此為遠方攫取一抹青山黛瓦,
采擷一株綠茶黃花。
那時貫穿南北的只是紙間一條墨線,
山無路,水無橋,
風雪里只有獐子與我們一同穿梭林間,
暴雨下可見獾與兔留在泥濘里的足跡,
蛇蟻飛蟲,荊棘滿路。
千萬與我一般的人潮涌而來,
以山河為圖,以手足為筆,執杖刻畫;
云海夕陽在炙熱流火與風刀霜劍中與我對望,
夜鶯皓月在如墨如幕的黑夜里同我作伴。
古銅色是我們共同的膚色;
我為橋種下根須,
我為路披上衣甲,
我為南方帶來北方的豪邁,
我為北方帶去南方的一縷溫婉。
此時霜被秋粟,
山河流轉間已四個春秋,
橋已巍巍,
路已闊闊,
我懷著老農料峭春寒就企盼播種的情愫,
帶來一顆初心和幾斗熱血;
我懷著海民劈風斬浪后魚獲一樣的得意離開,
帶走紅葉與四載回憶,
只留下一條無限可能的路。
新月和玉盤輾轉在變,
朝霞與夕陽翻涌在變,
我馳往的故鄉在變,
擦肩而過的你也在變,
唯我們初心不變。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内蒙古快三中奖技巧